燕居臺[畱言板&友情鏈接]                紅蝶獨舞[yam天空]                神魔不許界[tudou.影音儲藏處]

章一.袁書才 2.家人?
2.家人?

敲門聲響起,袁書才不情願的睜開眼睛,“進來。”

“大爺,吃晚飯了。”挽著兩個發髻的丫頭必恭必敬的說。

“恩恩好…”袁書才懶洋洋的坐起來,“來,夏竹,給大爺更衣。”

“是。”夏竹整理著搭在衣架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拿下來穿系在袁書才身上。



2.家人?

敲門聲響起,袁書才不情願的睜開眼睛,“進來。”

“大爺,吃晚飯了。”挽著兩個發髻的丫頭必恭必敬的說。

“恩恩好…”袁書才懶洋洋的坐起來,“來,夏竹,給大爺更衣。”

“是。”夏竹整理著搭在衣架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拿下來穿系在袁書才身上。

衣服穿好後,袁書才緩緩的坐下,端起放在旁邊的燕窩壓了一口。夏竹解開他隨意綁著的頭發,黑長的發絲如瀑布般瀉下,迎著傍晚射進來的橘色余晖,反射著高貴的顔色。

“大爺,您的頭發越來越漂亮了呢~”夏竹羨慕的邊說著,邊挽起他的長發,從旁邊的首飾盒裏選了枝通透的翠玉簪別在上面。

袁書才把剛剛那口燕窩吐在旁邊的痰盂裏,“頭發漂亮有什麽用,我又不是女人。”他悻悻的笑了笑,再飲了一口燕窩,緩緩的咽了下去。

“大爺,今天還要天明才回來麽?我好先幫您鋪床。”

“恩~是啊,今天要去跟鳳凰他們通宵打牌,”袁書才站起來伸了個懶腰,“丫頭,給我帶上二百兩就成了,免得輸多了妳們二爺再怪罪我。”拽了兩下衣服,袁書才晃悠著推門走了出去。

傍晚的空氣沈甸甸的,是露還是塵?袁書才笑了笑,天邊是血色的夕陽,透著點點被染紅的雲,他向著西方展開五指,從指縫看過去,有絲絲奇妙,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大哥!妳怎麽還愣在門口,快走了去吃飯了。”不知道從哪裏閃出一個十來歲的女孩子,拽起袁書才就走。

“褒兒,大哥在欣賞夕陽的余晖啊~”被袁褒拖著,他還在慢悠悠的咂摸著那橘紅色的味道。

“夕陽有什麽好欣賞的,我還是覺得晚飯的各樣菜式比較好看。”袁褒懶得去想他大哥的傷春悲秋,肚子餓了總要先填飽。

進了飯廳,飯菜香氣撲鼻,可袁書才一點都不覺得餓,也許是因爲下午邊看書邊吃了些零嘴吧。不過滿桌的花花綠綠也是堆挺養眼的物件。他緩緩坐下,夏竹跟過來依舊在他跟前擺上那雙鑲金玉筷。

袁劍華瞥了他一眼,動起了筷子,“快吃吧,妳還在磨蹭個什麽勁,等飯抱小啊!”

袁書才張了張嘴,便安靜的吃起飯來,袁劍華感到挺意外,尋思著平日裏淨愛說些氣人話的大哥今天是怎麽,居然不跟他頂嘴了。袁書才沒想那麽多,他只是在琢磨著如果等上好久等到飯長毛馊掉的時候會不會抱小。

“大哥二哥,今天先生叫我起來背書,我站起來背了個滾瓜爛熟,先生還誇獎我呢~”袁褒興高采烈的說,不忘塞個雞翅膀進嘴巴裏。

“是麽,褒兒好厲害,好孩子要多讀書,長大了做個大才女…”袁書才摸了摸袁褒的頭。

“讀書歸讀書,可別跟妳大哥似的都讀傻了。”袁劍華沖著袁褒擠了擠眼,後者決定不去理會,還是雞翅膀比較重要。

“小孩子嘛,妳跟她亂說些什麽。”袁書才用眼角看了看自己的弟弟,表示很不贊同他的說法。

“我說的可是事實,從小只知道鑽書堆,弄的現在都撐不了家業,妳還好意思說。”袁劍華瞪著他。

“好了好了。”袁書才擺擺手,“罷了罷了,隨便妳怎麽說好了,我撐不住家業不還有妳麽。”他放下筷子站起身來,走到飯廳門口,又扭過身來看著袁劍華:“夜裏我不回來了,叫了幾個牌友打牌。”

“妳只准給我帶叁百兩!”袁劍華迅速咽下口裏的食物追喊。

“知道了,看我多爲妳著想,只帶了二百兩。”袁書才悠閑的給了袁劍華一個背影。

“嘁…”袁劍華擰著眉頭轉過身來繼續吃飯,決定以後少管自己大哥的狗P事。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19 | 庸人傳
<< 章一.袁書才 3.狐朋狗友? 章一.袁書才 1.本性? >>



悲歡離合雙橋夢,          長夜生死夢雙橋。

------圈地守則------


蝶攻不可逆。

犬若丸。三口劍。
宵。慕少艾。
疏漏龍宿。

劍龍。雙橋。蒼翠。
策師。伯犬。

朱聞蒼日。皇甫定濤。
殷良。寂寞侯。
吞佛童子。藺無雙。
傲笑紅塵。

臥銀。楓柳。
桃子總攻。

北辰胤。襲滅天來。
悅蘭芳。莫召奴。
玉階飛。西蒙。



撒布。米妙。穆攻。
沙加。路尼。蘇蘭特。

西川貴教。

關俊彥。森川智之。
塩沢兼人。子安武人。

カテゴリ
全体
公開亭
庸人傳
珠璣之人
口唾橫飛
霹靂江湖
聖域傳說
傷春悲秋
吾兒蝶銘
可愛の物
作品の写真
雙橋夢相關
以前の記事
2008年 04月
2008年 03月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2月
2007年 11月
2007年 10月
2007年 09月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