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居臺[畱言板&友情鏈接]                紅蝶獨舞[yam天空]                神魔不許界[tudou.影音儲藏處]

章一.袁書才 3.狐朋狗友?
3.狐朋狗友?

脂粉味脂粉味啊…袁書才捏了捏癢癢的鼻子,踏進了飄香院。

“哎呀袁大少,又來啦~~~”兩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迎上來,卻不像對別的客人那樣拉扯,只是合著他緩慢的腳步做著引路。

“櫻桃、繡球,妳們這生意天天晚上都是這麽好啊~”袁書才把玩著胸前的飄帶,看著大廳裏川流不息的客人們。

“還不是托大少您的福,姑娘們才有些額外的盈利買些胭脂首飾的把自己打扮的更漂亮~”兩個女孩子嬉笑著扭頭看了看袁書才。

“行啦妳們兩個,大爺我這次就帶了二百兩,還不夠輸妳們幾串鏈子的。”袁書才無奈的笑了笑。

到了二樓,推開一扇挂著紅紗的門,一股濃烈的花香沖了出來。





3.狐朋狗友?

脂粉味脂粉味啊…袁書才捏了捏癢癢的鼻子,踏進了飄香院。

“哎呀袁大少,又來啦~~~”兩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迎上來,卻不像對別的客人那樣拉扯,只是合著他緩慢的腳步做著引路。

“櫻桃、繡球,妳們這生意天天晚上都是這麽好啊~”袁書才把玩著胸前的飄帶,看著大廳裏川流不息的客人們。

“還不是托大少您的福,姑娘們才有些額外的盈利買些胭脂首飾的把自己打扮的更漂亮~”兩個女孩子嬉笑著扭頭看了看袁書才。

“行啦妳們兩個,大爺我這次就帶了二百兩,還不夠輸妳們幾串鏈子的。”袁書才無奈的笑了笑。

到了二樓,推開一扇挂著紅紗的門,一股濃烈的花香沖了出來。

“噗…”袁書才皺了皺眉頭,“我說黃牙鳳,妳好不好換個香味啊,要熏死我是怎樣。”

“哎呀我說袁家的散財童子,妳要來我這不是要好好的打扮打扮招待妳。”屋內坐著一位笑的紅嫣嫣的女子,黑亮的頭發做著漂亮的發髻,幾枚大大小小的珠花點綴在上面,繁而不俗。

“妳樓裏的丫頭損我,妳也損我,這什麽世道啊。”袁書才搖了搖頭,走進屋子在金雅鳳旁邊坐下,“怎麽又叁缺一,姓蕭的又跟大爺我耍大牌。”

“稍等他下吧,人家不是公務繁忙麽,擔待點吧。”金雅鳳無奈了看了看其他兩人。

“嘁,明明是他張羅的牌局。”袁書才翻了翻白眼,眼神飄到坐在自己對家的人,似是在詢問樣的用下巴指了指他,看著金雅鳳,“樓裏新來的?有幾分姿色啊~”

被指的男子窘著臉看著袁書才,他面容清秀,五官融合的極其恰當,長一分則嫌窄,短一分則嫌寬,眉形溫順的延踏著眉骨,眼前端深深的陰影顯得雙眼深邃而有神,唇泛著淡淡的金沙色,皮膚在蒙胧的香氣中透著柔柔的光澤。淺栗色的長發隨意的挽在頭頂,綴著一枝珍珠簪,幾絲碎落纏在頸間,一身淡藍色的華服,似出自儒門的門生。

“眼拙了吧眼拙了吧~”金雅鳳得意的笑了起來,拉過安靜坐著的男子到跟前,“看看,我們倆像不像~”,男子一臉尴尬。

“呦,是很像啊,妳什麽時候有個兒子我都不知道。”

“我說袁大爺,信不信我今天讓妳輸的只剩底褲啊!”金雅鳳滿臉黑線,“這是我弟弟!”

“哈,哈哈哈哈…”袁書才幹笑幾聲,“沒想到妳還有生的這樣俊俏的弟弟。”

“嘁,剛才還說我們姐弟倆長的像,扭頭就變卦。”金雅鳳奴了奴嘴表示不滿。

“得得得,妳生的也俊俏。”袁書才按了按額頭,尋思趕緊找個話題帶過去,女人就著漂亮較起真來可是他應付不了的。

門外響了幾響,繡球推開門,身後跟著一個王公子弟打扮的公子哥。

“小王爺還真是姗姗來遲啊。”袁書才擡了擡眼,站起來裝模作樣的作了作揖。

“成了成了,我還不知道個妳,少跟我來這套,瞧妳那站都站不直的樣。”蕭陣樂啪的一聲合上手中的扇子,向袁書才頭上敲過去,被後者躲開。

“王爺?”金瑇站起來看著蕭陣樂,一臉不可思議。

“恩?”蕭陣樂探頭向裏望了望,嘴角抽了幾抽…“哎呀小兄弟…妳也在啊…”

“怎麽妳們認識?”金雅鳳看了看自己的弟弟又看了看蕭陣樂。

“不認識。”金瑇一臉不屑的坐下。

“啊哈哈…這個…”蕭陣樂掩飾的笑了笑,挨著袁書才做了下來,“打牌打牌,我難得抽個空出來,正經事要緊~櫻桃,拿些茶點來。”

四個人稀裏嘩啦的開始搓麻將。

“五…五筒…”啪的一聲甩了牌出去,袁書才終于狠狠的歎出了滿肚子的氣,第四張,他摸到第四張西風…早知道留牌杠…

“我說袁大爺~”金雅鳳笑盈盈的看著他,“和了…”

“終于…”袁書才一推牌,“終于把錢都輸光了。”

“哎呀,妳早說想輸錢,我跟鳳姐換換位置就好了,贏妳個夠~”蕭陣樂幸災樂禍的看著袁書才,“少爺~妳頭上的簪子挺漂亮啊,幹脆拿下來做賭注吧。”

“小王爺,妳還想贏我的簪?先顧好妳自己的錢袋吧,看妳不是也輸的跟個沒毛雞一樣。”袁書才笑著看了看蕭陣樂,屈起胳膊支著腦袋,“金家小弟,牌技牌品都挺一流啊,不像妳姐姐…”

“他姐姐怎麽了~”金雅鳳斜過眼來掃著袁書才。

“哈哈,他姐姐牌技牌品都是特等…”幹笑幾聲,袁書才看了看金瑇,又說:“金家小弟都沒放話呢,妳這只黃牙鳳急個什麽勁。”

金雅鳳懶得跟他計較,轉頭看著自己的弟弟,發覺他在安靜又認真的…數錢…

她好奇的湊過去看,數目還不少。差不多數清楚了,他唰的一拉錢袋,塞進衣襟裏,站了起來。

“各位,我還有事要做,失陪了。”他一臉的平靜,自從開牌到結束,不管輸贏都是波瀾不驚。

“現在正是子時將近,妳一個弱…文弱書生獨自在外怕是不太方便吧,幹脆留下來,下半夜還要一起寫書做畫。”蕭陣樂是尋思怕他再被人擄了去,最近綁了富家子弟勒索人的事經常發生,他家季王府還受了朝廷的命在追查此事。

“不勞小王爺擔心。”金瑇用眼角瞥了瞥蕭陣樂,道了聲告辭就推門離去。

“哎呀呀,我說…鳳姐,妳家這個小弟平時也是這般模樣出門?”甩開扇子,蕭陣樂故作潇灑的搖了起來。

桌上的賭牌被櫻桃一個兜桌布帶了出去,屋裏原本缭繞的濃香和煙霧也隨著打開的窗踩著夜風離去,頓時一派清涼。繡球端上幾式茶點,叁人圍坐開始閑聊。另一邊,幾個姑娘在忙著拼桌鋪紙,研墨調色。

“恩?是啊,有什麽問題?”金雅鳳端起茶杯壓了一口香茶。

“是不是太花哨了點?”

“沒什麽啊,我弟弟是儒門的中書令,儒門的人妳也知道的啦,個個都是那樣的。”金雅鳳不以爲然。

“噢?年紀輕輕居然位居儒門叁司?不簡單啊。”袁書才邊插話,邊看著眼前盤中的糕點考慮先吃圓的還是先吃方的。

“那是當然,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弟弟~”金雅鳳得意的笑笑,“我們家小瑇年齡也不小了,袁大爺蕭世子有沒有認識的好姑娘,記得跟我通通啊。”

“哎,我認識的倒還真…”

“真有合適的?”

“真沒有一個比妳弟弟還漂亮的…”蕭陣樂樂的搖了搖頭,被金雅鳳一劑白眼丟過來砸個正著。

“早點了吧。”袁書才把嘴巴裏嚼著的點心咽下去,“早點了,他這麽年輕就位居叁司,幹脆再等上個幾年,搞不好有能力坐上儒門龍首,到時候還姑不姑娘的,天仙都要下凡來爭著嫁他。”

“诶,只是看著跟他同年的幾個孩子都討了老婆生了娃娃,我這個當姐姐的心急了。”金雅鳳覺得袁書才說的也有理,便不再去想了。

“聽說妳最近在研究‘叁國’,可看出個子醜寅卯來?”蕭陣樂挑了眉毛去看袁書才。

“自然是有。”後者笑意連連,站起來走到桌前,執筆沾墨,一陣揮灑,本是空無一物的紙上,紅黃相接、青白交融,一副宜人花景,乃是花中之王,全盤綻開著的牡丹。

“這就是妳的體會?”蕭陣樂啞然失笑,牡丹嘛,誰都會畫的。

“卻也是難得一見的佳作…”金雅鳳緩緩的走近桌前,眼神認真的觸摸著那濃淡相間的點點墨漬。

只見朵朵大開著的牡丹,又似一女子的面容身姿,花與人恰如其分的融合在一起,正所謂,美人折花戴花頭,花嬌人更嬌。

“沒想到袁兄的畫藝又進步了啊…”終于也看出了什麽的蕭陣樂仔細的瞅著畫中美人,“這莫不是英雄都過不了其關的貂禅大美人?”

“貂禅?再怎麽美也被渲染的太俗了。”

“那是小喬?”

“也不是。”

“那是誰啊?貌似叁國裏數一數二的大美人不是很多啊。”

“大喬。”袁書才眼若新月的看著蕭陣樂。

“大喬?”蕭陣樂汗顔,“小說裏沒怎麽給大喬多少描寫的吧?這麽美的人兒妳說是大喬..”

“是啊..呵呵。”袁書才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粉粉嫩嫩有那麽點高貴的顔色,“總是沒有被細細刻畫過的,才能由我來決定不是?知好色則慕少艾,自然該是合我心的美人。”

“噢呦,妳還真是夠文人雅士。”金雅鳳笑了笑,走到另一個桌子跟前,“說起慕少艾,我知道江湖叁大名醫裏,有一藥師名爲慕少艾,生的男兒身,人卻長的極美,我也是托了老弟的福有生得見了一次,該是忘不了那容貌了的罷。”

說著,金雅鳳攤開筆墨,洋洋灑灑一番,見畫中人閑賦的倚靠在樹下,深深淺淺的金色長衫襯托著褐色的長發,左右不一的發飾獨特卻不另類,左臉頰有一紋路特別的刺青,柔眉杏眼羊脂膚,一抹丹砂點朱唇。

“噢呀噢呀,果然是個美男子,改天我要去做做登徒子…”袁書才一臉歡喜,故作認真的樣子。

“妳得了吧,讓我把妳打殘然後送去給他治好了。”蕭陣樂一扇子抽過來,袁書才往左輕輕一閃身,躲了過去。

“蕭大‘小王爺’,該拿妳的畫出來給我們兩個人賞賞了吧。”金雅鳳用下巴指了指旁邊的第叁張桌子。

“好好好,我來就我來,怕妳們不成~”蕭陣樂走到桌子跟前,“既然妳們兩人都畫的美人,那我也來畫美人好了。”他暗暗一笑,揮筆浸墨。

蕭陣樂是用了袁書才跟金雅鳳兩倍的時間才擡身舒氣,宣告完成。袁書才跟金雅鳳早已等的快要睡著,聽到畫完便迫不及待的擠過來看看這用了這麽久畫的到底是如何的美人。

兩人一臉黑線的看著畫…見那圖上只看得一身著淺紫色紗衣的美人,是不是美人倒還不得而知,因爲只有一個背影,腰間挂了些零零碎碎的吊飾,頭發卻盤挽的異常精美,像是下了許多功夫,銀紫色的發飾華麗闊卓,珍珠加水晶的串鏈左右垂下,似是有清風相隨,糾纏著淺色的發絲飛舞。

“楊貴妃麽…”袁書才喃喃說道。

“噗…”得意的飲著茶的蕭陣樂一口噴了出來。

“這個…從何說起?”金雅鳳還在認真的端詳。

“金步搖啊。”袁書才聳聳肩。

“沒想到妳心中的美人居然是楊貴妃,果然妳是喜歡比較豐韻的?”金雅鳳掩嘴笑看著蕭陣樂。

“嘁…才不是咧…只是某次偶爾見到一佳人的背影,久久難忘而已…”蕭陣樂點了點金雅鳳的畫:“妳這個才是楊貴妃,看看看看,臉這麽圓滾滾。”他是見到那佳人的背影,不過沒好意思說他因爲冒犯人家還被那佳人小小的“賞光”了一下的事…

“我就是喜歡圓滾滾的,捏起來有手感,妳是敢有意見?”金雅鳳掐腰茶壺狀。

“不敢不敢…”

“………”

轉眼又是天明雞啼,袁書才昏昏欲睡的被蕭陣樂拖出飄香院,見袁府的後門有一小丫頭在來回的踱步,忙把他交給她。

“多謝小王爺總是送我們大爺回來…”夏竹接過快癱成泥了的袁書才,來不及跟蕭陣樂道別就趕緊攙回了屋子。

“這小子,搞什麽,一出飄香院就跟幾輩子沒睡過覺似的,門檻裏的時候明明還神采奕奕…”

費力的把袁書才丟到床上,夏竹喘了口氣,簡直是要被這個主人給累死了,她歎了歎轉身帶齊了門去忙其他的活兒。

窗子突然動了動,原本合著的邊略微被擠開一個小縫,一只毛色純黑眼睛金黃的貓滾了進來,跳到袁書才肩邊對著他瞅,它低下頭蹭了蹭他的鼻子,緩緩的爬下睡了起來。

“噗兒,別鬧…”袁書才翻了個身,繼續睡著。

是晝,貓跟貓一樣的人都需要休息…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21 | 庸人傳
<< 章一.袁書才 4.前塵往事 章一.袁書才 2.家人? >>



悲歡離合雙橋夢,          長夜生死夢雙橋。

------圈地守則------


蝶攻不可逆。

犬若丸。三口劍。
宵。慕少艾。
疏漏龍宿。

劍龍。雙橋。蒼翠。
策師。伯犬。

朱聞蒼日。皇甫定濤。
殷良。寂寞侯。
吞佛童子。藺無雙。
傲笑紅塵。

臥銀。楓柳。
桃子總攻。

北辰胤。襲滅天來。
悅蘭芳。莫召奴。
玉階飛。西蒙。



撒布。米妙。穆攻。
沙加。路尼。蘇蘭特。

西川貴教。

關俊彥。森川智之。
塩沢兼人。子安武人。

カテゴリ
全体
公開亭
庸人傳
珠璣之人
口唾橫飛
霹靂江湖
聖域傳說
傷春悲秋
吾兒蝶銘
可愛の物
作品の写真
雙橋夢相關
以前の記事
2008年 04月
2008年 03月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2月
2007年 11月
2007年 10月
2007年 09月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