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居臺[畱言板&友情鏈接]                紅蝶獨舞[yam天空]                神魔不許界[tudou.影音儲藏處]

章一.袁書才 4.前塵往事
4.前塵往事
中午是一天中最溫暖的時候,陽光明媚,空氣都散發著暖烘烘的氣息。袁書才的屋子大敞著房門,四周靜悄悄,偶爾哼咽出來的聲音顯得很突兀。

夏竹端了些簡單的茶點,盡量讓自己的腳步輕盈些,不去打破這份安靜。

“大爺,請用茶點。”
“嘿…”
“大爺…”
“嘿嘿…”

袁書才半個身子窩在臥榻上,捧著本藍皮手劄邊看邊癡癡的笑,根本沒注意到夏竹。夏竹後腦挂N排黑線,把盤子輕輕的擱在床邊的櫃子上,便退了出去。

又是那本手劄…夏竹擡頭看了看正午的日頭,那太陽刺眼的厲害,她趕緊擋了去。每次袁書才看那本手劄的時候,都會看的像害了癡癫似的噗笑,但是那書,明明是場悲劇…




4.前塵往事

中午是一天中最溫暖的時候,陽光明媚,空氣都散發著暖烘烘的氣息。袁書才的屋子大敞著房門,四周靜悄悄,偶爾哼咽出來的聲音顯得很突兀。

夏竹端了些簡單的茶點,盡量讓自己的腳步輕盈些,不去打破這份安靜。

“大爺,請用茶點。”
“嘿…”
“大爺…”
“嘿嘿…”

袁書才半個身子窩在臥榻上,捧著本藍皮手劄邊看邊癡癡的笑,根本沒注意到夏竹。夏竹後腦挂N排黑線,把盤子輕輕的擱在床邊的櫃子上,便退了出去。

又是那本手劄…夏竹擡頭看了看正午的日頭,那太陽刺眼的厲害,她趕緊擋了去。每次袁書才看那本手劄的時候,都會看的像害了癡癫似的噗笑,但是那書,明明是場悲劇…

“是雨,稀裏嘩啦的下個不停。偶爾劃過的閃電仿佛要撕裂那黑蒙蒙的天空,如同傅丹砂被撕裂的心。

袁博昌——袁博昌啊——
她突兀的在雨中奔跑,平日裏紅的讓人血脈噴張的衣角掃滿了褐色的泥水,金色的線絲穿插在這灰暗的色調中,似她溺著水在掙紮著的心。

看不清腳下的路,碎石將她絆倒,她撲在泥濘的水坑,扭曲的面容沾著土色,她爬不起來,又或者,是根本不想爬起來。金紅色的竹箫跌了出來,她抓起它,狠狠的摔向石台,竹箫應聲而碎。

傅紅櫻…袁博昌!
傅丹砂痛苦的咬著自己的下唇,潔白無暇的臉被淚水重新洗刷出來,卻又被唇上滲出的殷紅染瑕,她擡起都面向天空,雨水應和著她洗著她沒有血色的臉。

好啊…好啊…
她搖晃著腦袋,抽出發間的一根簪子,狠狠的紮在自己的左肩,‘妳們,好啊——’鮮紅的血從傷口的縫隙滲出來,染紅了白綢的缛衣,延踏著相交的外衣緩緩的將外衣上華麗的金絲浸紅。

她拔出沾著殘紅的簪子,血濺了出來,仿佛察覺不到痛,她又在同一處把簪子狠狠的釘了進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是騙吾,都是騙吾的!
一陣狂風卷著雨打過來,吹散了她盤挽著的發髻,黑長的瀑絲呼啦一下子隨著風散開,踩著風卷起來如她心中的怒火。

爲什麽,爲什麽這麽對我!
她纖長的十指掩著臉,又哭,又笑。

我們的愛都是假的!
她揚起掌,運功著力,欲自蓋天靈,手卻遲遲停在空中無法落下。她突兀的笑了一聲,隨即放下,扶著旁邊的樹幹慢慢倚靠著坐下,一陣陰寒鑽進她的骨頭,她瑟縮了一陣,窩在樹底,冷冷的噗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嗚……”


“嘿…”袁書才似笑非笑的哼咽一聲。
“自古多情空余恨啊。”他的表情異常的詭異,彎笑著的眉眼滲著淡淡的冷光。

他翻了個身,窩進暖暖的被褥,想睡,想馬上就睡,但是那情景,即使是到了夢裏,也是避不開的吧…

他記不得是誰,來到他殘破的住處,跟他說,要他回家。
“嘿…”他當時這樣笑了一聲,把這個人一巴掌扇了個跟頭。

“滾。”

“大少爺!大少爺!”被打的人撲通一聲跪下, “請跟小的回去吧,二少爺受了重傷,怕是不行了。”

“他要死,就要我填了他的缺,哪天我要是死了,是不是還有人等著補我的空?”袁書才慢悠悠的坐下,用舊了的竹椅咯吱咯吱的響了幾響。

“大少爺,小的求您了。”管家可憐兮兮的看了看袁書才,接著開始磕頭。

一個…兩個…叁個…二十一…二十二…

“夠了。”袁書才一腳踢翻了旁邊的瓦盆,“我跟妳回去就是了,妳死在我這裏我還撇不清了。”

顛簸的馬車上,袁書才撩開簾子看著快速退去的景色。人、事、命,都該是像這稀裏嘩啦就不見了的紅花綠樹一樣消逝的飛快吧。現在人和事都沒了著落,什麽時候他這條命,才是該退掉的時候?

不一會,馬車停了下來,他掀開簾子,眼前是一處闊卓的府第。

“嘿…”他笑了一聲,跟著管家搖搖晃晃的進了大門,向著正廳走去。

一個女子站在走廊,看著他過來,一臉的驚恐,向著一旁躲閃。

“妳跑什麽。”袁書才雙眼若新月的看著她。

“書…書才…”女子靠著走廊邊的柱子,謹慎的看著走近的袁書才。

袁書才走到他身邊,也不停下,擡起手摸了一下女子的臉。
“我的好二娘…”他隨即收了眼神,也不管她,繼續向正廳走。

女子見他走遠,倚著柱子滑坐在地上,似是受了什麽驚嚇。

出了走廊,就看到了正廳,門口站著一個男人,他面容剛毅,發際攙雜著幾絲白發,四十出頭的樣貌,一身藍黑的錦緞,舉手投足華而不奢,一眼望上去就能看出氣質不凡,有些魅力。

袁書才看著他,笑的更厲害。

“袁博昌,別來無恙。”

“叫爹。”中年男子一臉嚴肅的看著他。

袁書才用右手手背打了一下左手手心,笑了一下。

“跌~”

“恩。”男子轉身進廳,絲毫沒聽出袁書才的戲谑之意,“跟我進屋來吧。”

轉進屋內,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撲面而來。只見床上躺著一個男子,似是被利刃傷了要害,血正汩汩的從身上的傷口往外湧,幾個郎中手忙腳亂,是如何也止不下來,眼看就要命歸黃土。

“華兒帶貨回來路上遭到山賊的襲擊,雖然放了信號彈求救,但是我們的人過去的時候,已經成了這種狀況…”袁博昌盯著床上由于失血,臉色漸漸變蒼白的袁劍華。

“…..”袁書才看著袁劍華不語,內心仿佛有什麽輕輕的抽動了一下。

血緣之情?狗屁。他暗暗定了定心。

床上的人微微睜開眼睛看著袁書才,那目光…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袁劍華也是用那種目光看他,戀戀不舍的目光——

袁劍華緩緩擡起染著血的手,伸向遠遠看著他的袁書才。

“哥…”

袁書才蹙起了眉頭。

“妳..一點都…都沒變…”男子突然猛咳了幾聲,壓著傷口的大夫要求他不要說話。

袁書才咬住下唇轉頭不看他。

“自小我就羨慕…羨慕別人家的孩子…有兄弟…可…可以一起…”他湧了一口鮮血出來,自他的嘴角流下。

“第一次見到…見到妳…我就想,問妳可不可以跟我一起…玩蹴踘…”
“二少爺,小的求您了,千萬別說話了,不然這血怕是壓不住了。”府裏的郎中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哥…”見袁書才不搭他,他又弱弱的喚了一聲。

“啧…”袁書才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大步流星的邁到床前一把握住了袁劍華苦苦擡著的手,發出了“PIA”的一聲,他頭撇向一邊,不去看袁劍華。

袁劍華笑了一下,沈沈的合了雙眼。

“華...華兒!”袁博昌撲到床前,顫抖著手指試袁劍華的鼻息。接著愣住,愣了許久,大哭了出來。

“二少爺——”周圍的家丁奴仆基本是同一時間一起哭吼了出來,頓時房間亂成一團。

暈倒的攙人的稀裏嘩啦四散而去,袁書才猛的一擡頭,發覺屋裏只剩下自己跟袁劍華。他苦笑了一下,起身合上了房門。大約一柱香的工夫,大家都亂中有序的准備著後事的時候,袁劍華的房門“砰”的一聲被人從裏面狠狠的踹開。袁書才走了出來。

由于踢門的聲音極大,大家都轉過頭來看著他。

“成了成了,那邊的白綢子給我扯了,像什麽話,家裏頭又沒死人。妳,看什麽看,沒見過美男子麽。”他轉身指了指旁邊一間門向南的房間,“這屋子少爺我要了,明天就裝上雕泰象的紅木門。兄弟傷重,我當然得留宿一下照顧照顧他。”

此時正在庭院中拿著手絹沾眼睛的袁博昌一臉愕然的看著他。


最初來到袁府的幾天,大家都對這個大少爺印象非常好,時常挂著淡淡的微笑在府中溜達,多麽低賤的地方他都會串幾串,和藹的囑咐大家加油幹。跟著袁書才一起過來的夏竹小丫頭也是機靈的要命,主仆二人似乎是討得了全家的歡心。

而此時,袁劍華的身體也漸漸的康複起來,坐在院子裏曬太陽的時候,他時常看著袁書才悠閑的到處逛著,穿過庭院的時候,他會笑著掃一眼袁劍華。

如果袁書才一直都是這樣的話,那該多好啊,袁劍華看著天空感歎,當然,這是後話了….

只是總有個人,對袁書才一直躲躲閃閃的,那就是傅紅櫻。她是頭疼透了,爲什麽這個大少爺整天在府裏穿來梭去的,本對他們母子有所歉疚,傅紅櫻是個膽怯的小女人,在心裏生了鬼,看他那浮在臉上的淡淡笑容也總是覺得詭異的要命,是怕極了他的。

雖然躲的急,但不及他碰的巧,在那窄窄的走廊上狹路相逢了。

傅紅櫻連忙轉身,卻被袁書才一把抓了手腕按在牆上,呼的一聲貼近了看著她,一股花果的香味撲面而來。

“妳!妳做什麽!”傅紅櫻瞪圓了雙目,盯著他的唇,似乎在等待著他說什麽。她嚇的看不得他的眼。

“二娘,妳這麽怕我做什麽,我又不是吃人的妖怪。”袁書才笑看著他。

“妳…妳…妳快放開我,妳到底要做什麽!”

“我只是想跟二娘說不要那麽怕我罷了。”袁書才松開手,後退了幾步,“我啊,其實是很善良的人呢~妳是我二娘,又是我…”他停頓了一下。

“又是我姨娘。”袁書才無奈的搖了搖頭,“就算妳打我,我都不會生氣的。”

傅紅櫻靠著牆,慢慢的向走廊口移動。袁書才突然擡頭看她,她的動作瞬間僵硬了一下。

“怎麽妳不信我?”袁書才站起來抓過她的手,“來,打我耳光。”說著就往自己臉上揮。

傅紅櫻是驚的沒了表情,趕忙把手往回扯。

“妳打就是了。”看她掙紮,袁書才擡了擡下巴對她說。

“不…”傅紅櫻抽著手,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袁書才貼近她的耳朵,輕輕的吹了口氣:“我要妳打…”

傅紅櫻偏頭看了看袁書才的表情,一臉的笑意,眉眼彎的像初生的新月,在她看來是那樣的犀利,仿佛一把鋼錐抵在她喉間。她閉眼擡手給了袁書才一耳光,遲遲不敢睜開眼看。

“看吧,二娘,就算妳這樣打我,我都不會生氣的。”袁書才的語調輕盈,拍了拍傅紅櫻的肩膀,轉身走開。

她靜靜的聽著,感覺袁書才人走遠了,才睜開眼睛看了看四周。

“嗚……………”她按著胸口倚著牆,用袖口壓著眼睛,一副嚇的要命的樣子,臉上已經沒了血色。

“二娘。”袁書才不知道從什麽地方閃了出來。

“啊!”傅紅櫻突然咽住,驚恐的瞪著他。

“嘿…”袁書才閉上眼睛晃了晃腦袋,塞了一塊手絹在她手裏,笑盈盈的走開了。

“救..救命…”傅紅櫻低低的吟了一聲,捂著臉跌跌撞撞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間。

袁書才遠遠的看著,兩頰的梨渦深深的旋著。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23 | 庸人傳
<< 外傳 化桃 章一.袁書才 3.狐朋狗友? >>



悲歡離合雙橋夢,          長夜生死夢雙橋。

------圈地守則------


蝶攻不可逆。

犬若丸。三口劍。
宵。慕少艾。
疏漏龍宿。

劍龍。雙橋。蒼翠。
策師。伯犬。

朱聞蒼日。皇甫定濤。
殷良。寂寞侯。
吞佛童子。藺無雙。
傲笑紅塵。

臥銀。楓柳。
桃子總攻。

北辰胤。襲滅天來。
悅蘭芳。莫召奴。
玉階飛。西蒙。



撒布。米妙。穆攻。
沙加。路尼。蘇蘭特。

西川貴教。

關俊彥。森川智之。
塩沢兼人。子安武人。

カテゴリ
全体
公開亭
庸人傳
珠璣之人
口唾橫飛
霹靂江湖
聖域傳說
傷春悲秋
吾兒蝶銘
可愛の物
作品の写真
雙橋夢相關
以前の記事
2008年 04月
2008年 03月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2月
2007年 11月
2007年 10月
2007年 09月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