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居臺[畱言板&友情鏈接]                紅蝶獨舞[yam天空]                神魔不許界[tudou.影音儲藏處]

碎(雙橋)
滿心壓抑下的産物,
碼的很糾結,沒有脩改,
毫無質量可言。
隻是壓抑的痛苦,
于是就寫暸,雷暸...



======================


妳恨嗎?

不。事到如今,吾心依舊。



問天敵背後的人,他早已一清二楚,而當那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還是不免有些糾結。

“尹秋君,妳相信天命嗎?”

天命定妳我相識相知,卻注定有緣無份。

“天命如斯說,妳終亡于吾之手。”

附著著刀柄的手心滲著薄薄的汗,昭穆尊用力握了握。

“呸!”

尹秋君相信天命,卻不信昭穆尊口中的天命。

他百般忍讓,輔佐,最終卻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絆腳石。他逼他離開,要他退隱,不再聞世事,不再提當年。他又怎麽能不知道他的性格,這樣做,只能讓他更堅持。

不提當年,那麽現在又有什麽意義。

曾經美好的一切在現在看來是那麽的不堪一擊。

漸漸的,他不再說那一片清聖之地是他們共同背負的背叛和責任。
他說,得了天下,與妳雙分。

天下,顧名思義,天之下的一切,而那樣廣大的東西,本就不適合尹秋君去追求,他要的只是平淡。

敏感的神經,不止一次跟昭穆尊討論過那些天下的問題,那幾次,昭穆尊握著他的手,輕輕的拍打。

吾們是怎樣的關系,只要妳我相互信任,任誰也無法挑撥。
得了天下,與妳雙分。

與妳雙分。

尹秋君別過臉去,雙分。吾要的,本就不是天下。

終日,他看著他,忙忙碌碌,汲汲盈盈。
淡忘了曾經的誓言,淡忘了指畫的未來,淡忘了許諾的美好,淡忘了與他一切的一切。

終于有一天,他無法忍受他的淡忘。

他曾經下了多大的決心跟他在一起,背叛了玄宗,背負了罪名,要的,只爲跟他在一起。

他說,山高水長,我們攜手白頭。

尹秋君看著他的臉,那冷漠的不能再冷漠的臉,看著他的口形,分辨出他所說的是:“回去。”

因爲他,有些聽不見,因爲在這之前,昭穆尊對他說。

我不再愛妳。

尹秋君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指,擺弄著。

他想起昭穆尊曾說,他做過一個夢,

夢到自己雙目失明,他奮力的趕著尹秋君,尹秋君坐在床邊,無論他如何,只是握著他的手,說。

沒事,無論什麽,我們一起承擔。

到如今,只是夢醒,到底做夢的是誰?

怎樣都好,只要再給我一些眷戀。
壓抑了屬于自己的一切,曾經的擁有,變成了奢求。

幾番輪回,他容下了多少他無法包容的事。他原以爲那些只是昭穆尊的習慣,到如今,他才知道,那是昭穆尊接二連叁的挑釁他的耐心,企圖逼他離開。

“天降使者也救不了妳。”

他要他情斷,他要尹秋君放棄這些不該留戀的東西,免得礙了他,更傷了自己。

“天命不足信,一招,如何?”

逼他到如此地步,也算是昭穆尊厲害…

他並不是只讓他離開他,他做盡了殘忍,爲的是讓他不在愛他。此時,尹秋君心中多了一絲莫名的欣慰。

“金鎏太極影!”

激戰,是昭穆尊此時所求,他盼他悲傷至極,忘他,甚至恨他。

總之,不要愛他。

“紫晶東逝——”

頭上的紫晶飛散開,完全不成器候。

昭穆尊後悔了,原只想逼他,卻不曾想他如此傻…



倘若不讓我愛妳,那我寧願死在妳手中。

胸口一陣劇痛,雲龍斬貫穿。

我始終不明白,愛妳,有什麽錯。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天道歸一,斷極懸橋。”

詩號止,龍刃掃,擊碎的是懸橋,還是他曾經最美好的夢?


“好友,妳果真未曾暸解我。”


到頭來,到底是誰沒有暸解誰?

緣起緣滅,他極力維持的,終是孽緣。
[PR]
by zan_asakusa | 2007-12-31 05:37 | 霹靂江湖
<< 啊呃... 突然她的一切都變的美好。 >>



悲歡離合雙橋夢,          長夜生死夢雙橋。

------圈地守則------


蝶攻不可逆。

犬若丸。三口劍。
宵。慕少艾。
疏漏龍宿。

劍龍。雙橋。蒼翠。
策師。伯犬。

朱聞蒼日。皇甫定濤。
殷良。寂寞侯。
吞佛童子。藺無雙。
傲笑紅塵。

臥銀。楓柳。
桃子總攻。

北辰胤。襲滅天來。
悅蘭芳。莫召奴。
玉階飛。西蒙。



撒布。米妙。穆攻。
沙加。路尼。蘇蘭特。

西川貴教。

關俊彥。森川智之。
塩沢兼人。子安武人。

カテゴリ
全体
公開亭
庸人傳
珠璣之人
口唾橫飛
霹靂江湖
聖域傳說
傷春悲秋
吾兒蝶銘
可愛の物
作品の写真
雙橋夢相關
以前の記事
2008年 04月
2008年 03月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2月
2007年 11月
2007年 10月
2007年 09月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