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居臺[畱言板&友情鏈接]                紅蝶獨舞[yam天空]                神魔不許界[tudou.影音儲藏處]

春前。[策师H]
渐渐的,他已经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屋子并不是很大,却因为少了一个人,显得格外空旷。

算了,他是为了自己的大爱之道。

师九如将双手向上用力的伸展了一下,水声哗啦啦的响起,水流沿着他的手臂流淌下来。

策马天下离开剑墓已经一个多月了…吧…
算算日历是差不多这么个日子,而自己,却觉得过了很久很久。





他轻轻将手背贴在额头上。

“策马天下…”

默默的喃喃,却被开门声打断。

师九如闻声一阵疑惑,拉过搭在一旁的里衣披上,还未迈出浴桶,浴室的门就被人好象在自己家一样呼啦一声拉开。

“师九……如…”

在年前回来,要跟师九如一起过年,这是策马天下产生的一种没有理由的莫名其妙的想法,所以他回来了,而且像当初在一样,对这里,随便出入…

“是你啊,进来也不说声。”师九如见来人是策马天下,表情放松下来,随即坐回水中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啊呃…我进来没看到你以为你出去了。”策马天下不自然的搔搔后脑,低眉看着水面的涟漪。

洁白的布料浮在水面上,微微晃动着,策马天下的视线延着布料缓缓上移,渐渐入目的是师九如白皙的颈子和锁骨。他瞪大了眼睛,喉结随着吞咽上下动了动。

“咳…”

眼前的身子随着轻咳振动了一下,策马天下回魂似的看向师九如的表情。他两颊被热水蒸的微微泛红,薄薄的双唇咳过之后只是轻合着,看着自己的双眼,是一副新月似的荡漾。

“唔…师…师九如你干嘛这样看我!”

策马天下一阵辣红烧上颜,避开师九如略带诡异(残:是他觉得…)的眼神。

师九如站起身,策马天下看着白色的布随着师九如的动作剥离水面,延展在师九如的身体上,仿佛是透明的,他有些出神。师九如看着他的发愣,伸出手抓住策马天下的领子,“扑通”一声一把把他拖进了浴桶里。

策马天下惊慌的从水中站了起来:“你..你干嘛!”

“你湿了呢,一起来洗吧。”

“什…什么湿!…”策马天下一副要反驳又无法反驳的表情,企图用眼神杀死他,可惜,完全没用…

纤长的手指绕到策马天下胸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解着他的衣服。策马天下看着师九如的身子赤裸着在自己眼前动来动去,细腻的肌肤被水面吞吐,他突然感到一种什么样的暗示。

“呃…师九如…”策马天下的脸红的有些怪,不知是热水蒸的,还是刚刚想到了什么。

“恩。”没有疑问的语气,师九如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确定的语气。

湿透的衣襟被左右拉开,策马天下顺势压过去撑在师九如身上,袅袅的蒸汽让他觉得像是在雾里看花,于是他更靠近的贴了上去,看清那唇的瞬间就不可抑制的吻了上去。

湿润的舌闯到口中,有些卤莽的想卷住师九如的舌,后者被摩挲着的唇微微钩起,缠上策马天下的柔软,主动带入他的口中,舌尖轻挑搔弄着他的上颚。策马天下之觉一阵痒搔的他难耐至极。

“啊呃…师九如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踌躇着该不该在这种时候问这么没营养问题。

“师九如也有欲求不满的时候呀。”好象说着完全与自己无关的话,师九如一脸平静。

策马天下的眼神一闪,仿佛有什么略过,瞬间温柔了下来,捧住师九如的脸一阵轻啄。

“是我不好…”

不应声也不反驳,师九如搂住策马天下的腰,指尖在他后腰打着圈。

一阵惹人动情的触摸,策马天下觉得胯间一紧。指腹攀上师九如胸前的蓓蕾,身下的人微微张口,一声泄出的呻吟让策马天下乱了理智。低头吻上另一边的红梅,轻轻咬在齿间,用舌尖拨弄着。

胸前传来阵阵快感激着身子,一边是湿软的舌温柔的抚弄,另一边感受着策马天下指腹上的纹路缓慢的摩擦,师九如微微后仰,抬手按在策马天下颈动脉的皮肤上,暧昧的挑逗。

一种祭献的暗示,策马天下上移吻着师九如的脖子,热情的吻烙在师九如颈间,留下几点淡红,衬着白皙的皮肤,撩人的鲜艳。手不由自主的握上师九如浸在水中的分身,温柔的套弄起来。

“唔…”

敏感被策马天下一手掌握,突来的附着感让师九如低声呻吟,身体被缓慢的上下抚慰,快感逐渐累积上来,顺着脊椎蔓延到全身。

“恩…策马天下…”

邀请多过推拒的声音,流淌进策马天下的耳朵中,激着他有些无法控制的思想。手中渐渐兴奋起的昂扬,掌纹细细的摩挲着上面的筋脉。另一只手绕到师九如的背后,按压着穴口,趁着一个松开的瞬息探入其中。

“啊…”

身体被温柔的闯入,并不觉痛,只是有些不适。埋入身体的手指缓缓的进出,借着水的柔劲渐渐的顺畅起来,越来越多的是随着手指的牵拉产生的空渴,无奈咬紧了在体内轻搅的手指。

“师九如…”

下巴疼惜的蹭上师九如泛着桃色的脸颊,并入二指拓宽着甬道,旋转着进出让紧密的私处渐渐的适应着,压入深处的手指似乎触摸到某一个暧昧的点,鬼使神差的按了一下。

“唔啊~~~”

突如其来的媚声从师九如口中溢了出来,后穴敏感的地方被突然的刺激,一阵似电的感觉传遍全身,他双手一软,滑下了策马天下的脖子,顺着他的衣襟在即将脱手的时候抓紧稳住自己的身子。

“策…策马天下…”

莫名的朦湿了双眼,师九如用力拽了一下策马天下的领子。

“快点啊…”

策马天下被催促的一个愣神,随即拉开师九如的双腿将早已按耐不住的欲望挺入他的身体。

“啊…”

师九如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却不是因为那轻微的钝痛,而是身体被填满带来的奇异快感,并不是很剧烈,却充实的让他觉得很舒服的很。

一阵柔软的包裹,紧质又热烫。策马天下颤抖一下,一股激荡从下身直冲头顶,再也控制不住在体内冲撞着的原始,扶住师九如的腰就是一番猛烈的贯穿。

“唔啊~啊~策…”

策马天下的热情轰然的通过身体传递给了师九如,那在身子里进出的欲望,由于先前的适应而越发的畅通无阻,一下一下撞击着在水中燃烧着的身体。

敏感处同步的摩擦让两人额间都渗出了细汗,略微的向下一瞥,那泛着桃色的肌肤似是极大的视觉刺激,策马天下觉得头皮一阵发紧,更是奋力的同师九如进行着给予和索取的仪式。那盘在腰间,随着他的撞击而晃动的双腿,撩人的纤长。

快速的抽送让师九如有些恍惚,那似乎可以感受到筋脉跳动的身体撞击着他敏感的深处,被填充的满足感一波波的传遍全身,绵延的热浪灼的他耳根绷紧,攀上策马天下肩膀的手指指尖微微的陷下,那暧昧的凹陷周围被按压出干净的鱼肚白,跟对方因情欲而浮着浅红的皮肤相互映衬。

薄帘的遮掩下,小小的空间中激响着肉体撞击的声音,配合着周围水拍打着的声音,显得更加淫糜色情,粗重的喘息不知到底是谁的,深深浅浅的混合着。细碎的呻吟和搀杂在其中的话语,只有两个人相互能听到,似是互诉衷肠,似是苦道相思,似是你哝我哝,又似是,单纯的因交合着身体而激荡出的无意识的呢喃。

“啊…要去了……策——”

剧烈的欢爱已让快感到达临界,师九如一阵痉挛,一行白浊散在水中,旋转着渐渐模糊。顶峰的绝伦刺激的他紧缩着后穴,这突如其来的收紧骤然让还在拓着甬道的身体攀上高潮,耳边策马天下一声低吼,师九如只觉深埋在身子里的分身一阵抖动,热流便溅在了身体里,一下温暖的冲刷,他瞬间软在了策马天下的怀里。

原本充斥的热情的屋子缓缓的静了下来,策马天下静静的搂着师九如,许久。突然好象回过了什么神,他轻轻的吞咽了一下,上下滑动的喉结让师九如也回了神。

“水冷了,出去吧。”策马天下站起身,简单的披了披,抖开干的棉衣裹着师九如抱起。

“恩。”

被放入厚软的被褥,师九如缓慢的应了一声,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又似乎,包含着很多意义…
[PR]
by zan_asakusa | 2008-02-09 05:21 | 霹靂江湖
<< 人品暸 雷。 >>



悲歡離合雙橋夢,          長夜生死夢雙橋。

------圈地守則------


蝶攻不可逆。

犬若丸。三口劍。
宵。慕少艾。
疏漏龍宿。

劍龍。雙橋。蒼翠。
策師。伯犬。

朱聞蒼日。皇甫定濤。
殷良。寂寞侯。
吞佛童子。藺無雙。
傲笑紅塵。

臥銀。楓柳。
桃子總攻。

北辰胤。襲滅天來。
悅蘭芳。莫召奴。
玉階飛。西蒙。



撒布。米妙。穆攻。
沙加。路尼。蘇蘭特。

西川貴教。

關俊彥。森川智之。
塩沢兼人。子安武人。

カテゴリ
全体
公開亭
庸人傳
珠璣之人
口唾橫飛
霹靂江湖
聖域傳說
傷春悲秋
吾兒蝶銘
可愛の物
作品の写真
雙橋夢相關
以前の記事
2008年 04月
2008年 03月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2月
2007年 11月
2007年 10月
2007年 09月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