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居臺[畱言板&友情鏈接]                紅蝶獨舞[yam天空]                神魔不許界[tudou.影音儲藏處]

カテゴリ:霹靂江湖( 7 )
春前。[策师H]
渐渐的,他已经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屋子并不是很大,却因为少了一个人,显得格外空旷。

算了,他是为了自己的大爱之道。

师九如将双手向上用力的伸展了一下,水声哗啦啦的响起,水流沿着他的手臂流淌下来。

策马天下离开剑墓已经一个多月了…吧…
算算日历是差不多这么个日子,而自己,却觉得过了很久很久。

全部。
[PR]
by zan_asakusa | 2008-02-09 05:21 | 霹靂江湖
碎(雙橋)
滿心壓抑下的産物,
碼的很糾結,沒有脩改,
毫無質量可言。
隻是壓抑的痛苦,
于是就寫暸,雷暸...

>>點我。
[PR]
by zan_asakusa | 2007-12-31 05:37 | 霹靂江湖
折磨啊= =
我不知道要怎么說暸,
人生怎么這么不和諧!

>>更多更多。
[PR]
by zan_asakusa | 2007-10-03 00:09 | 霹靂江湖
研墨(蒼翠)
如果可以,
我希望這濃稠的墨如何都不會幹,
這樣我就可以一直在這裏研轉著墨塊,
不離開,不做任何事,一直研轉。

——次——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27 | 霹靂江湖
還君名劍爲誰舞,伊人獨影思斷腸
對君憐的結局甚是怨念,卻一直沒有感覺提筆。這是一篇懷念文,所以,請不要指望我用客觀的角度來寫。

——次——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07 | 霹靂江湖
望(劍龍)
又是一個寂靜的夜,疏樓龍宿斜倚在白色的絨毛長塌上靜靜的看著夜空。徐徐晚風,帶了些涼意,撫著龍宿的臉,他閉了閉眼,長長的睫毛微微抖了抖,似是有水光。執著華扇的手緩緩擡起,掩著面打了個哈欠,理所當然的揉了揉濕潤的眼睛,只是這哈欠,打的不太自然罷了。

劍子仙迹,莫不是汝隨了這無端變化的風雨晴天?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該見首不見尾的明明是吾吧,吾才是龍…

疏樓龍宿翻身坐起來,按著睡塌上的毛漫無目的的撫摸。約定的時間已是過了七天,他撚起一根脫落的短絨擱在自己的睫毛上,放大的白色,讓他想到了什麽。猛的弄掉它,翻了個身又躺了下來。

這個家對汝來說,算個什麽…

金沙色的唇微微的揚了揚,龍宿無奈的合上了眼睛。

只是睡,也總是睡不安穩,如何就遲到了這麽久,如何就不守信用…是幫了朋友、惹了仇家,還是傷了,傷哪了,誰治的,有多痛,好了沒有,綁的緊不緊,傷口會不會裂開…疏樓龍宿擡手砰的一聲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沒出息。

“說誰沒出息呢。”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語調,莫不是那熟悉的白影,讓他愛的濃,恨的深。

龍宿翻身向另一邊不看他,白影似是長著貓的肉墊,悄無聲息的坐到他跟前。

“龍宿。”叫著他的名字,劍子仙迹一臉陶醉的模樣。

這讓他怎麽不陶醉,月光本就是柔和的東西,照在龍宿的臉上泛出的光澤更是軟綿到讓他想入非非。是什麽人給了他這副華麗的外衣,劍子仙迹伸過手摸著龍宿的臉。柔嫩的膚質被劍子碰了一下,又往裏縮了縮躲開他的觸摸。劍子笑了,他看到龍宿那濃密的睫毛有些激動的抖起來,幾根幾根的被水汽沾粘著,于是他不可救藥的擁了上去。

——全部——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03 | 霹靂江湖
宮燈雨(劍龍)
一日不見叁秋過,
昨夜起,瓢潑雨,
雨到翌日不見其人矣;
天還泣,至此期,心仍亂,
不見叁尺秋水來...
相思苦,鍾樓鼓,
咚咚咚咚擾心湖...

——次——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3:59 | 霹靂江湖



悲歡離合雙橋夢,          長夜生死夢雙橋。

------圈地守則------


蝶攻不可逆。

犬若丸。三口劍。
宵。慕少艾。
疏漏龍宿。

劍龍。雙橋。蒼翠。
策師。伯犬。

朱聞蒼日。皇甫定濤。
殷良。寂寞侯。
吞佛童子。藺無雙。
傲笑紅塵。

臥銀。楓柳。
桃子總攻。

北辰胤。襲滅天來。
悅蘭芳。莫召奴。
玉階飛。西蒙。



撒布。米妙。穆攻。
沙加。路尼。蘇蘭特。

西川貴教。

關俊彥。森川智之。
塩沢兼人。子安武人。

カテゴリ
全体
公開亭
庸人傳
珠璣之人
口唾橫飛
霹靂江湖
聖域傳說
傷春悲秋
吾兒蝶銘
可愛の物
作品の写真
雙橋夢相關
以前の記事
2008年 04月
2008年 03月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2月
2007年 11月
2007年 10月
2007年 09月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