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居臺[畱言板&友情鏈接]                紅蝶獨舞[yam天空]                神魔不許界[tudou.影音儲藏處]

<   2007年 09月 ( 50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阿姐

阿姐是一個美人,同時具備著外貌美跟心靈美的大美人><
阿姐很善良,很溫柔,我想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跟他在一起的話一定會很幸福。
阿姐是一個高貴的人,像小時候看的童話裏的王子,在我看來是個完美的人,美麗又和藹,人像加百列,不過性格更像瑪西亞,很可愛。

看照片的時候覺得噢噢好美好美真是個美人,看到真人的時候就覺得好象已經不能呼吸了,完全不像人間的凡物,美的讓我想不出詞來形容,只有不停的在心裏重複著“好美好美…”

阿姐在我看來很高尚,他溫柔和藹,從來都是很平和,不張揚沒架子,其實是很厲害的一個人,但是完全看不出來。阿姐也很謙虛,不會因爲某些方面自己做的好就自傲。他給我的影響很大,我從阿姐身上學到了一些很必要的美好品德,就算我無法像阿姐那樣發自內心的表達,但是起碼我明白自己該努力的方向。

阿姐也很可愛,會跟我談自己戀愛的事,有時候會很腼腆…那種感覺怎麽說都說不好,親身去感覺會覺得很神奇,很純真。

把阿姐放在珠玑之人的第一篇寫,因爲覺得阿姐是我人生中撿到的一件大寶咧><~~~希望阿姐可以快樂幸福青春永駐,也要快快給我找個好姐夫啊>///<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32 | 珠璣之人
研墨(蒼翠)
如果可以,
我希望這濃稠的墨如何都不會幹,
這樣我就可以一直在這裏研轉著墨塊,
不離開,不做任何事,一直研轉。

——次——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27 | 霹靂江湖
外傳 化桃
這是美好的一天,春暖花開清風蕩漾。在飄香院二樓偏角的一個房間裏,金雅鳳、袁書才、蕭陣樂正圍著桌子坐著,袁書才跟蕭陣樂緊盯著桌子上擺著的東西,金雅鳳爲難的左看看,右看看,動了動嘴角想說什麽,又不好開口的樣子。

——次——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24 | 庸人傳
章一.袁書才 4.前塵往事
4.前塵往事
中午是一天中最溫暖的時候,陽光明媚,空氣都散發著暖烘烘的氣息。袁書才的屋子大敞著房門,四周靜悄悄,偶爾哼咽出來的聲音顯得很突兀。

夏竹端了些簡單的茶點,盡量讓自己的腳步輕盈些,不去打破這份安靜。

“大爺,請用茶點。”
“嘿…”
“大爺…”
“嘿嘿…”

袁書才半個身子窩在臥榻上,捧著本藍皮手劄邊看邊癡癡的笑,根本沒注意到夏竹。夏竹後腦挂N排黑線,把盤子輕輕的擱在床邊的櫃子上,便退了出去。

又是那本手劄…夏竹擡頭看了看正午的日頭,那太陽刺眼的厲害,她趕緊擋了去。每次袁書才看那本手劄的時候,都會看的像害了癡癫似的噗笑,但是那書,明明是場悲劇…

——全部——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23 | 庸人傳
章一.袁書才 3.狐朋狗友?
3.狐朋狗友?

脂粉味脂粉味啊…袁書才捏了捏癢癢的鼻子,踏進了飄香院。

“哎呀袁大少,又來啦~~~”兩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迎上來,卻不像對別的客人那樣拉扯,只是合著他緩慢的腳步做著引路。

“櫻桃、繡球,妳們這生意天天晚上都是這麽好啊~”袁書才把玩著胸前的飄帶,看著大廳裏川流不息的客人們。

“還不是托大少您的福,姑娘們才有些額外的盈利買些胭脂首飾的把自己打扮的更漂亮~”兩個女孩子嬉笑著扭頭看了看袁書才。

“行啦妳們兩個,大爺我這次就帶了二百兩,還不夠輸妳們幾串鏈子的。”袁書才無奈的笑了笑。

到了二樓,推開一扇挂著紅紗的門,一股濃烈的花香沖了出來。

——全部——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21 | 庸人傳
章一.袁書才 2.家人?
2.家人?

敲門聲響起,袁書才不情願的睜開眼睛,“進來。”

“大爺,吃晚飯了。”挽著兩個發髻的丫頭必恭必敬的說。

“恩恩好…”袁書才懶洋洋的坐起來,“來,夏竹,給大爺更衣。”

“是。”夏竹整理著搭在衣架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拿下來穿系在袁書才身上。

——全部——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19 | 庸人傳
章一.袁書才 1.本性?
注:本文有霹雳美人們客串XD

章一.袁書才

1.本性?

“二爺二爺…囧…又有人送來債單了…”管家拿著張紙急急忙忙的跑進賬房。

“什麽債單啊?”被尊稱爲二爺的男人順手接過來看著,“……靠!”他青筋暴跳,“不是前天才付過的麽!”仿佛頭發都燃燒了起來,袁劍華怒氣沖沖走出來,一腳踢開了一扇精雕著泰象的木門。

——全部——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14 | 庸人傳
撥浪鼓(PK冥鬥士覺醒文)
“妳們!妳們不要這樣——!”

某所國際高中裏,結束一上午課程的下課鈴響起的時候,在一群人的簇擁之下,束著長長的金色頭發的路尼雙手抱著自己的腦袋對周圍的人歇斯底裏。無奈在衆人的圍追堵截之下,被阿布羅狄拉著到處躲的路尼已經花容失色。

“這些都是些什麽人啊!”終于跑到一處僻靜些的地方,路尼居喪的一屁股坐在旁邊的長椅上。
“沒辦法,誰叫妳太...”阿布羅狄眼神複雜的看了看路尼,“算了,忍忍就習慣了,我剛入學的時候也是這樣...”

剛剛入學一星期的路尼,在阿布羅狄即將畢業的學年來到這個學校,被喻爲是學校形象代言人的候選,當然,現任自然是阿布羅狄...

所謂的學校形象代言人,簡單來說就是校花校草...

“我要受不了了!這才幾天!”路尼撸下發帶,重新紮著由于奔跑而散亂的長發。
“孩子,妳太可愛了~”阿布羅狄不知道從哪裏變出枝玫瑰趁路尼不注意的時候別在他的頭發上。
“學長,難道妳當初也是這樣的麽?”路尼像只泄了氣的氣球。
“恩恩,是呀~”阿布羅狄揉揉太陽穴。“放學高峰期過了,妳也快去吃飯吧。”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領帶,靠近路尼:“路上小心。”

瞬間,路尼感到脊背一陣發涼...

——全部——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09 | 聖域傳說
還君名劍爲誰舞,伊人獨影思斷腸
對君憐的結局甚是怨念,卻一直沒有感覺提筆。這是一篇懷念文,所以,請不要指望我用客觀的角度來寫。

——次——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07 | 霹靂江湖
望(劍龍)
又是一個寂靜的夜,疏樓龍宿斜倚在白色的絨毛長塌上靜靜的看著夜空。徐徐晚風,帶了些涼意,撫著龍宿的臉,他閉了閉眼,長長的睫毛微微抖了抖,似是有水光。執著華扇的手緩緩擡起,掩著面打了個哈欠,理所當然的揉了揉濕潤的眼睛,只是這哈欠,打的不太自然罷了。

劍子仙迹,莫不是汝隨了這無端變化的風雨晴天?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該見首不見尾的明明是吾吧,吾才是龍…

疏樓龍宿翻身坐起來,按著睡塌上的毛漫無目的的撫摸。約定的時間已是過了七天,他撚起一根脫落的短絨擱在自己的睫毛上,放大的白色,讓他想到了什麽。猛的弄掉它,翻了個身又躺了下來。

這個家對汝來說,算個什麽…

金沙色的唇微微的揚了揚,龍宿無奈的合上了眼睛。

只是睡,也總是睡不安穩,如何就遲到了這麽久,如何就不守信用…是幫了朋友、惹了仇家,還是傷了,傷哪了,誰治的,有多痛,好了沒有,綁的緊不緊,傷口會不會裂開…疏樓龍宿擡手砰的一聲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沒出息。

“說誰沒出息呢。”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語調,莫不是那熟悉的白影,讓他愛的濃,恨的深。

龍宿翻身向另一邊不看他,白影似是長著貓的肉墊,悄無聲息的坐到他跟前。

“龍宿。”叫著他的名字,劍子仙迹一臉陶醉的模樣。

這讓他怎麽不陶醉,月光本就是柔和的東西,照在龍宿的臉上泛出的光澤更是軟綿到讓他想入非非。是什麽人給了他這副華麗的外衣,劍子仙迹伸過手摸著龍宿的臉。柔嫩的膚質被劍子碰了一下,又往裏縮了縮躲開他的觸摸。劍子笑了,他看到龍宿那濃密的睫毛有些激動的抖起來,幾根幾根的被水汽沾粘著,于是他不可救藥的擁了上去。

——全部——
[PR]
by zan_asakusa | 2007-09-20 04:03 | 霹靂江湖



悲歡離合雙橋夢,          長夜生死夢雙橋。

------圈地守則------


蝶攻不可逆。

犬若丸。三口劍。
宵。慕少艾。
疏漏龍宿。

劍龍。雙橋。蒼翠。
策師。伯犬。

朱聞蒼日。皇甫定濤。
殷良。寂寞侯。
吞佛童子。藺無雙。
傲笑紅塵。

臥銀。楓柳。
桃子總攻。

北辰胤。襲滅天來。
悅蘭芳。莫召奴。
玉階飛。西蒙。



撒布。米妙。穆攻。
沙加。路尼。蘇蘭特。

西川貴教。

關俊彥。森川智之。
塩沢兼人。子安武人。

カテゴリ
全体
公開亭
庸人傳
珠璣之人
口唾橫飛
霹靂江湖
聖域傳說
傷春悲秋
吾兒蝶銘
可愛の物
作品の写真
雙橋夢相關
以前の記事
2008年 04月
2008年 03月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2月
2007年 11月
2007年 10月
2007年 09月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